小说:丹道独尊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丹武

角色:秦秋陈琳儿

简介:为宝丹阁阁主炼丹一次,索要报酬的时候对方却要脱衣服?
我呸!他就是馋我身子!
雇佣杀手反杀雇主,只是给了颗丹药,对方就粘上自己了?
我呸!他就是想白嫖我丹药!
“我只是想去药典大比,获取药典传承救出我的女人啊!”
“什么药典大比?至尊大人您又说笑了,您只要开口,那药典传承他们不得乖乖送上来?”
看着眼前谄媚的国主,秦秋无语了
他还要去救人呢啊……

丹道独尊

《丹道独尊》免费阅读

第4章 钱小玉,吓唬谁呢

直到走出宝丹阁,秦秋都还在愤愤不平。

只能不断用着北域贫瘠的话来安慰着自己。

一路赶回家中,准备晚上再来取报酬。

然而还没等进门,秦秋便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

警惕着进了屋,发现这股气息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前身的未婚妻,钱小玉!

似乎听到了秦秋的脚步声,钱小玉转过头,见到秦秋后,脸上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之色。

上前两步,对着秦秋便伸出手。

“丹药呢?”

“告诉你,如果炼制不出培元丹的话,休想娶本大小姐!”

“想用一纸婚约来逼迫我嫁给你?你想得美!如果炼制不出来,我死也不会……”

钱小玉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一颗散发着药香的九纹丹药正静静地躺在秦秋掌心。

“你……你你你炼成了?!”

钱小玉看着丹药惊呼出声,声音中满是不敢置信!

在她看来,秦秋这个要天赋没天赋,要背景没背景的废物,根本不可能炼制出培元丹!

然而摆在她面前的丹药却是做不了假。

上面的气息无一不在提醒着她,这就是培元丹!

“你是不是作弊出去买的丹药?!”

听到钱小玉的话,秦秋不屑一笑。

“买的?”

“你认为我买的起么?”

这颗丹药正是秦秋刚刚在宝丹阁,借着侯业的三脚丹炉炼制的。

借着剩余的药材,加上宝丹阁的一些零碎,一共成了两颗,这正是其中之一。

闻言,钱小玉一滞。

按照她对秦秋的了解,这家伙还真买不起培元丹……

不过你脸上这不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买不起你还很骄傲?

接过培元丹,钱小玉眼珠一转。

不等秦秋开口,率先出声道。

“培元丹只是我检验你是否会炼丹而已!这个不算!你必须再炼制一颗才行!”

“这次得是青灵丹!只有炼制出青灵丹才有资格娶我!”

看着钱小玉的样子,秦秋眼神玩味。

“你不就是想要取消婚约么?之前给我的培元丹的药材,也是被你动过手脚的吧?”

钱小玉还在想着秦秋拒绝该怎么说。

闻言猛地抬起头,看着秦秋面带惊疑。

“想取消婚约直说就行,我可不吃你当婊子还要立牌坊那一套!”

看着钱小玉的脸色愈发难看,秦秋嗤笑一声,直接坐在了屋子的主位上,拄着侧脸看着钱小玉。

“取消婚约可以,把之前的定情信物还给我!”

钱小玉看着秦秋,还在等着他下一个条件。

然而大眼瞪小眼半天,迎来的却只是沉默。

“没了?”

“没了。”

见秦秋摊手,钱小玉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她万万没想到秦秋的条件居然如此简单!

直接从芥子袋中掏出一块巴掌大的木牌,嫌弃地丢给了秦晓。

她将这东西拿回去研究了许久,结果发现,这根本就是块垃圾!

如果不是苦于家中要求,她早就想丢了!

秦秋接过木牌,检查了一番,发现无误后也不含糊,直接从怀中取出婚约,当着钱小玉的面撕了个粉碎!

“好了!婚约取消了,你可以离开我家了。”

钱小玉见到秦秋撕掉婚约,兴奋着还想说些什么。

闻言表情顿时一僵,厌恶地瞪了秦秋一眼。

“就你这破地方,当本小姐喜欢待不成?”

说完直接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院子。

然而走出门外却是转过头,看着院子眉头微蹙。

秦秋的态度让她感觉,这个废物未婚夫,似乎变得不太一样了……

院内,秦秋把玩着重回到手中的木牌。

直到钱小玉的气息消失,确认对方已经走远,这才面色凝重。

天灵冷火出现在掌心,不断灼烧着木牌。

然而连灵魂都能冻结的天灵冷火,在木牌下表现的却是极为脆弱,火苗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便要熄灭一般。

见状,秦秋收起天灵冷火,面色郑重地看着这块木牌。

“果然是幽冥焰么……”

在见到钱小玉的那一刻,融合了天灵冷火的秦秋便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那是天火排行榜上第十三位的幽冥焰的气息!

也正是如此,他在借着婚约的名义,将这块作为定情信物的木牌要了回来。

一番检查后,果不其然!

能够让天灵冷火如此害怕的,只有更高位格的灵火,甚至天火!

“也不知道这一世的父母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封印幽冥焰。”

将木牌收起,秦秋喃喃自语着。

以他现在的实力,吞噬幽冥焰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而他的父母,却是能将幽冥焰封印在这小小的木牌之中!

这可是连前世巅峰时期的他都做不到的事!

沉思了半天也想不出了结论,秦秋索性不再去想。

不管二老什么身份,他们送出去作为定情信物的东西已经被他收回来了。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提升实力,尽早将幽冥焰也吞噬掉,为三年后的药典大比做好准备……

很快时间便到了傍晚。

秦秋也是早早地到达了宝丹阁门口。

他可没忘了,今晚还要找祝若蕊收取自己的报酬!

门口看门的男子,似乎收到了什么消息。

在见到秦秋后便恭敬的不行,卑躬屈膝地将秦秋带到了内阁之中。

搞得秦秋一脸莫名其妙,还以为这家伙给自己安排了什么陷阱。

直到其离开,秦秋还一脸问号,检查了半天,这才犹豫着推门而入。

内阁中,偌大的房间中只点了几根蜡烛,烛光将屋内映衬地有些昏暗。

而借着昏暗的烛光,却是能看到,在屋内的大床上,一个黑长直的女人正背对着他,手中梳子一下下地梳着头发。

凭借着早上的记忆,秦秋一眼便认出,这背影正是阁主祝若蕊!

听到开门的声音,祝若蕊的动作一顿。

放下梳子,也不转身,空灵的声音渗入秦秋耳中。

“你来了。”

秦秋莫名所以,却还是点了点头。

“我来了。”

闻言,祝若蕊娇躯一颤,身上的红巾自然滑落,露出两抹圆润地香肩……

眼看着祝若蕊还要继续脱,满脑子问号的秦秋连忙开口道。

“不是你咋了?我就来取个药,你脱衣服干啥?”

“而且你是有病吧?屋子搞得这么暗,待着就不慎得慌?还背对着门口梳头,你当你怨鬼呢?”

“吓唬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