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今夕为何夕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叫一个外卖

角色:菁佳夕叶翮夕

简介:“傻子,一个人不累吗?”
“累啊,你背我走

……
“叶大少爷,所以你是喜欢金惋秋还是喜欢菁佳夕?”
“都一样

……
国际顶尖女杀手菁佳夕的复仇路
这条路上
有华国燕城叶家少爷叶翮夕的默然相伴
所以
纵血雨腥风,纵千难万苦,纵冷酷无情,纵………
她都无碍

今夕为何夕

《今夕为何夕》免费阅读

第4章 吃瓜之后还是吃瓜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菁佳夕时不时用眼角余光去观察叶翮夕,叶翮夕长相可以称得上“俊朗”二字。

尤其是他那双眉眼十分特别,犀利而又冷漠如同利刃。

再看看那紧握方向盘的修长双手,骨节分明很有力道。

菁佳夕曾经听龙师说过,人是否适合练武首看的是那一身筋骨,像叶翮夕这样的人绝对是练武的好苗子。

“十二年不见,叶家的傻小子倒出落地如此极品。”,菁佳夕心中感叹,他好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没有力量的少年。

“你和聂家有仇?”,叶翮夕忽冷冷问道。

菁佳夕一愣忙摇头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聂家?你说谁是聂家?刚才要围殴我的那些人?没仇没仇,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你看那几十个大汉,凶神恶煞吓死我了。”

叶翮夕转头默默看了眼菁佳夕,没有说话继续专心开起车来。

见叶大少爷不再发问菁佳夕松了口气,刚才叶翮夕那双眼瞳仿佛直穿人的心灵,差点让自己暴露,幸好守住了。

“你要把本民女送到哪里?”

“我还没吃早饭呢!”

“好困啊!”

………

菁佳夕吐了口气双手揉了揉头发有些无奈,看来想让叶翮夕主动放自己下车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抬眸盯着叶翮夕那肌肉紧实的脖颈,菁佳夕在想如果她掐住那儿这个高傲狠戾的男人会不会依然无动于衷。

“看在当初你为救我奋不顾身过一回,就暂且先放过。”

“你身手不错,何不想一下拿我生命做威胁放你下车?”

收回目光的菁佳夕错愕诧异,她没想到这叶少爷居然是假意不理自己,而且好一个读心手段。

“你是金枝玉叶的叶家少爷,民女怎么敢?”

叶翮夕腥红唇角轻轻上扬是在冷笑,对女人的油腔滑调不以为然漠然置之。

菁佳夕努努嘴转头透过车窗看着这座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她努力回想这里一条条街的名字。

“这里是……”,当迈巴赫开进一条两旁种满桃树的幽静街道时,菁佳夕呼吸猛然间变得有些沉重。

“秋不悲?”,菁佳夕脱口而出。

时值三月春分,桃树上**娇柔的桃花已是含蓄绽放,花海漫枝头真好似那怀春少女精心化了美美一个妆容去见那梦中少年郎。

悦耳清灵的相思鸟鸣声伴花香伴远处某湖的缓缓水波声。

“秋不悲”,三字出口叶翮夕猛地转头不可思议又满眼期待地盯着菁佳夕那张精美脸蛋。

“金惋秋。”,叶翮夕冷不丁道,声音微不可查的在颤抖有些患得患失。

“金,金惋秋是谁?我叫菁佳夕。”

当那个本以为忘掉的名字再度被这个男人唤起,菁佳夕放在膝上的白皙手掌下意识轻轻曲了一下,一脸疑惑与叶翮夕对视。

“我,我以前是燕城人当然知道这条路的名字。”,见叶翮夕在二次失态后平静却又带股子悲凉的目光,她心中不忍。

“六年前这条道路已经改叫‘思秋路’了,除了叶家少数几个人没人能进这条桃林道。”。

叶翮夕说到这儿眼神突然柔和起来,他看向道的尽头,仿佛那里有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儿在慢悠悠地走着,扬起她那嫩如白雪的下巴一双灵动眸子在欣赏盛开桃花。

“思秋路?谁起的名字?思念你说的那个金惋秋吗?”,菁佳夕满眼复杂看向叶翮夕。

……

好吧,看来是白问。菁佳夕无趣地欣赏车窗外桃树与桃花,鸟鸣水声是听不到,花香更是闻不到,可菁佳夕乐此不疲地看桃花看的出神。

“这个秋天该吃哪个花结出的果子?”,菁佳夕为难地挑选着。

“再往前开就是金家新宅了,他带我到一个废弃十二年被火烧的干干净净的宅子干什么?”,菁佳夕不知这叶翮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正觉无聊,两面桃林渐稀一片湖水映入眼帘,初升的太阳照到水面上反射出微微刺眼的白光。

菁佳夕透过白光,看到前面跪满了人。

这些人一身黑白色制服面色难看而害怕,在这些人前面站着方才随阿斯顿马丁逃走的小女孩儿与那两个老人。

“这跪的人至少得有一百来号,难道是做事不利被叶家少爷揪出来要重罚一顿?恩威并施恩在前威在后,叶家少爷反而是直接用威,呵不管了,瓜呢,瓜呢?”

“他们……”

“不用管。”,叶翮夕冷冷道。

车开到小女孩儿与两个老人身边停下,车窗缓缓降下叶翮夕没去看这三人。

“少爷,您在江北带的一百六十一人都在这儿,太老爷问您怎么处理,是死是活一句话。”

管家何老上前示意道。

“辞了,每人给一百万,我不想在燕城再看到这群蠢货。”

“是。”

“叶小小,上车。”

那个精致的像洋娃娃的小女孩儿扭头看了看身旁何老与玄老,露出小白牙笑了笑。

“两位爷爷小小先走一步,回宅子的路还有段路程,一会儿我叫刘姨开代步车过来接你们。”

“小小小姐您快回去吧,早饭都还没吃饿坏了可不行。”,两个老人慈祥一笑,目送叶小小上了车。

迈巴赫发起轰鸣,驶向湖上桥驶向湖心那所不知何时重新建起的别墅